雁起平沙的文艺博客

人生就是不停的战斗

欲写已忘言

这个博客很久没更新了,昨天和今天花了点时间把博客又改了下,把插件去掉了。

开了博客总点写点什么吧,不能老这么荒废着。我那边技术博客倒热闹,现在已经有些经常光顾的读者,估计他们是在网上搜jekyll和octopress的文章时看到的。这让我很欣慰,如果我的一两篇文章可以帮到别人的话,我觉得花点时间写写东西也是值得的。

去年年底突发奇想,想去读个经济学的Ph.D,前几个星期闭关就是去准备考试了。虽然考得不怎么样,但是这个过程也算没白费。以前没学过经济学,一点概念都没有,现在也可以说得上有一点概念了。我上个星期上自习的时间比我在人大三年上自习的时间都多,而且还第一次去求是楼(又称灰楼、通宵自习室),还第一次见到了周五教二草坪边的吉他角。不禁感慨,原来我在人大的三年是那么的匆忙,也没留下什么值得回忆的东西。我特么这几年都在干什么啊?!

PS:本文题目是从老谢那里偷来的。

分享到: 返回主页